#鬼故事
鬼故事选一张
在某校的女生宿舍中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 该校的女生宿舍,由于其建造于建校之初,因此设施比较简陋,狭长的走廊中只 有一盏灯,晚上被风一吹,晃啊晃的,十分恐怖。所以,那些大学中的妙龄少女,一到 晚上就不太敢独自去上厕所。 ...
短篇鬼故事体育馆
我叫石岩,是某广告公司的老员工,因为是老员工所以平时上班也很轻松,打印下广告复制些东西打发打发就可以下班了。 ...
短篇鬼故事喝酒啃爪子
老林喜欢喝酒,兜里总是揣着小酒瓶,没事喝两口,美得很。老林老婆总是骂他:你这个老酒鬼,总有一天,有个酒鬼来找你陪他。老林笑笑,从来都不说什么,他老婆那张嘴太厉害了,他怎么说都说不过的(婚后的男人都有这个经历的吧)。 ...
短篇鬼故事高中同学和我说的两个鬼故事
高中同学和我说的两个鬼故事,她说是她亲身经历的。 第一个我就简略说一下,就是她回老家玩的时候。和村里的几个女生进树林里,然后在树林深处看到一个女孩子,和她们打招呼。 她们不认识那个女孩子,就没过去。 村里的女生都没见过她。 ...
鬼故事电话亭看守员
我最近有了份新工作,是电话亭看守员。 我看的电话亭有些特殊,因为他可以让你和逝去的人打电话。 说通俗点,它就是个连接人冥两界的电话。拨打电话者只需站在电话机前,心中默念想通话的那个人,拿起电话时,就可以与他通话了。 ...
短篇鬼故事鬼撒沙
在老一辈人的脑子里,装着许多神奇、离奇、怪异的故事,有亲身经历的,也有道听途说的,但每一个故事都讲的那么有板有眼,像是真的一样。前不久,伯父说了一个鬼撒沙的故事,“夜遇鬼撒沙,掉头把腿撒”这句话,伯父也是听来的,也叫鬼扬沙。 ...
鬼故事我外公给我讲的事
下面,给大家讲一个我外公给我讲的事。 大概还是80年代吧,我外公是一个戏团的,专门到每个乡下唱戏营生,当然,我外公是拉二胡。 有次他们那剧团接了一个活,那里很偏僻,交通也不便。当天唱到很晚,然后因为太黑,所以只有寄宿在当地村民那。 ...
短篇鬼故事听长辈讲的那些潮汕地区诡异故事
听长辈讲的那些潮汕地区诡异故事忘记了是哪个农村,有个天性自大且粗鲁的妇女,她每天干完农活都要去庄稼不远处的一个小水池洗脚泡水。 那是一个天然水池,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水,就像一个小游泳池那般,大小可以容下两个人。 ...
鬼故事鬼妻
泰安人聂鹏云和妻子感情很好。妻子得病死后,他整天悲哀,掉了魂似的。 一天晚上,他正在屋里闷坐着,妻子忽然推门进来了。他吃惊地问:“你怎么来了?”妻子笑着说:“我已成了鬼,被你深切的哀悼感动,哀求阴问主管允许,来跟你暂时相会。 ...
短篇鬼故事远处路边有一个女人蹲在路边
我同事叫文洁,有一年冬天她和一群朋友开车去外地玩。行程是7天,由于路上玩得太高兴,走走停停,到了最后返回的日子,就要疯了似的往北京赶,沿途错过了高速入口,要走一段国道才能上高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