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把这件事讲出来。

2002左右(时间是推测的,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上二年级),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人在三婶家里吃团圆饭。

我小的时候住在那种老式的单元楼里,一共四层,我家和爷爷一起住在一楼,我三叔家在四楼。我挺不喜欢那个地方的,采光很不好,印象中卧室常年又冷又暗的。

下午六七点左右,我在楼下玩,我妈从家里出来把门锁好,说玩一会我叫你上来,咱们八点吃晚饭,我说好,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天已经黑透了也没人叫我上去吃饭,好在楼下还有路灯,我也玩累了就准备自己上楼去吃饭,这时候过来一个男孩,我记不清他具体的样子,年龄不大,应该上五六年级的样子。

“小孩。”他冲我说:“把你那个玩具让我看看。”

他说的是我手上的火车侠玩具,那种五毛钱的零食里带的塑料小玩具,我当时以为他要和我玩,就把玩具给他了,然后他又说要我手上那个“红外线”的灯(有点年纪的都应该知道这种玩具,特别火,按下按钮就有红色的线射出,其实就是个发光二极管。),只是我向来把那东西当宝贝就没给他。然后他拿着我的火车侠玩具,直接转身跑了,是的,跑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人抢东西。

我急忙追他,最后在一个转弯的地方跟丢了。

很没出息的哭了,然后就想回家,于是只能回到我家楼下。这里有一个细节,回到家里楼下时,我鬼使神差的去敲了下自己家的门,发现没有人,我想可能大家都在三婶家里准备吃饭,然后才上的楼(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敲门,因为我心里清楚我妈告诉过我让去三婶家,我是知道家里没有人的。可是当时就是鬼使神差的去敲了门,然后对自己说家里没人,去三婶家吧。这里的差别是,我是自己要去三婶家,而不是听了我妈的话才去的四楼。)三婶家在四楼,楼道的灯很暗我扶着扶手,印象中走了很久很久才来到三婶家门前。

我敲了门,门几乎是瞬间就打开了,是我妈,她把头发盘起来了。

我马上扑到我妈怀里哭起来,说刚才玩具被人抢了,我妈还哄了我一会,拉着我进屋。

这时我才发现屋里有些不对劲,三婶家的客厅本来是白灯,那天却变成了黄色的,而且家里只开了客厅的灯,那种黄灯特别的暗,我问我爸为什么不开其他灯,我爸突然用很凶的口气对我说:“小孩别多管闲事。”

那一刻我觉得他特别的陌生,根本不是我爸。我爸虽然脾气不好,可是从来不会对我凶,我心里特别委屈又哭起来。然后,让我至今想起来都会发抖的一幕来了,原本吵闹的家里人突然在停止了交流,包括我父母,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齐刷刷的看向我,没人说话,他们都在盯着我看,每一个人都面无表情,伴着屋里黄色的灯,我直接被吓的楞在那里。

过了好久,是我妈开口说:“吃饭吧。”他们才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我被吓住了,坐在凳子上愣神,这时候即使是年幼的我也感觉到不对劲,我注意到了电视。

电视一片雪花。

我问坐在我身旁的「母亲,,怎么没节目了。

r我妈,冷冷的说:电视坏了。

正在低头吃饭的我爸突然抬头,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种想要杀了我的神情。他根本不是我爸。

“妈。“我说:“我玩具忘在楼下了,我去取一下。”

“这么黑,让你少伟哥哥跟着你去吧。”我三婶开口了。

我说不用了,然后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背对着他们时,我能感到所有人都在看我,同样的,没有人说话。

我颤抖着走到门口开了门,用力的关上门就向楼下跑去。我至今都记得那种感觉,是我以后几年每一个夜里的噩梦。大概跑到二楼时,我听到楼上门开的声音,直接被吓得哭出声来,好在没有人追我,我用了所有力气跑向街上,街上没有多少人,又在一个转弯口,我看到我妈。

没有盘头发,还是平时的披肩发,不知为什么,当时的我直接认定她就是我妈,我直接向我妈跑过去。

我妈当时很生气,但是看到我那种把魂都吓丢的样子,就没说什么。只是说你去哪里了,家里人找了你好久。

刚才我去的根本不是三婶家!

当时我被吓得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的哆嗦。

我妈也被我的样子吓着了,只好先带着我回到家里。那个大年三十,我一口饭都没吃,家里人听了我的话,我爸家里人都很信这些,三婶直接拿出纸钱在门口烧了,我妈更是被吓的脸发白。

那之后没几年我们就买了新房子,我出于心里阴影,很少去那边的家,只是每每想起那个晚上都会心里一窒,我不知道那个晚上是我在做梦,还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东西。

我仍记得那个模糊的开着黄色灯的客厅,和我“家里人”面无表情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