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年间,陕北有一户贫苦人家,当家的是一个老头,姓张,大家都称他为张老头,张老头心地善良,为人忠厚,可是与张老太生活多年,连蛋也没有见一个,这在古代可是要经常听人说闲话的,按照中国的传统,张老头也意识到必须要留一个后了。年过五旬的张老头为此经常茶饭不思,不知道如何是好。

有一天,村里王大娘和张老太一起闲聊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何不去西山庙请方丈指点一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老太回家后就把这事说给了老头听,张老头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第二天便和张老太一起去了西山庙,到了寺庙俩人说明了来由,只见方丈紧闭双眼,五指不断的轮流掐着,嘴里还念念有词,然后微微张开眼睛,慢言道,施主此去只需紧记:嘴边多留情,路边多施舍,定当自有善报。张老头明白了方丈大师的意思,这是叫自己要忌口,吃素,外出多行善,于是张老头夫妇谢过方丈大师往回家的路上走。

说来也巧,他们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狗在草丛中不断的捉弄一个东西,老夫妇俩便上前一看,原来是一只黄大仙,黄大仙每向上串一下,那狗便去扑一下,心急的黄大仙急得直叫,努力向上串还是被狗给扑了下来,张老头跑过去对狗一声大骂,人家要往上跳关你什么事你这狗东西,快滚,这狗看到张老头弯腰捡石头的姿势马上就跑开了,等他们转过身来看的时候,也不见了黄大仙的身影。

晚上张老头夫妇俩回到家,吃过晚饭,走了一天的路也够累的,于是早早的上床入睡,晚上,夫妇俩同时做了一个梦,一个仙气飘飘的姑娘走到他们床前,自称是西山脚下黄家人氏,因修炼多年,待到成仙之日却被畜生捉弄,幸得夫妇俩即使出手相助,才能得以在升迁良时如愿升天成仙,出于报答,说看你们膝下无子,愿助其圆梦,接着她说到,我写道符,放在案台上,明天你们五更起床,将其烧成灰让张老太化水服下,定可事成。

老头和老太惊醒,几乎同时说出相同的梦,这可让老夫妇俩彻夜难眠,这是今天在西山脚下遇到高人了,于是便起床走到外面向西山方向烧香磕头,回来正是五更时分,于是张老太按照梦中人的指点烧符化水吞服,说来也快,这年冬天,老泪纵横的张老头终于迎来了他梦寐以求的大礼,儿子出生了,张老头那个惊喜,简直又重新从20岁来过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夫妇俩对爱子白板呵护,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小子也没有给他俩省心过,也没有让他们消停过,不过他们也觉得值得。

转眼间,儿子成年了,由于从小娇生惯养,生怕他受到委屈,以至于已成年的他什么事也不愿意做,老两口年纪已大,也不能给他带来什么了,他经常在外面偷鸡摸狗,胡作非为,惹得左邻右舍唉声叹气,大家都憋着一肚子火,在外面为非作歹也就算了,回来也是经常冲着老两口要钱买酒喝,拳脚相加更是习以为常,可怜老两口拿他毫无办法,甚至还不敢出声,不然还没完没了,在外面闹事也是老两口给他擦屁股,大家都为老两口抱不平,但也是无可奈何。

这小子整天浑浑噩噩,除了喝酒就是闹事,张老头捶胸顿足的哭到,我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老两口跪在祖宗牌位前大哭,我对不起列祖列宗,生出这么无忠无孝的畜生,我这把老骨头倒没事,这畜生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当晚雷电交加,在吃饭的时候,当这家伙端着一碗米饭的时候,突然大叫怎么是一碗粪蛆?当他拿过酒瓶倒酒的时候突然又说倒出的全是小孩子拉的稀,于是作呕,老两口听他这么说大吃一惊,第二天早上吃面条的时候,张老太递给他一碗面,可他看到的就是一碗的蚯蚓在碗里到处乱爬,此时他脸色苍白,抓到红薯在他看来是一只死老鼠,拿到土豆在他看来是猪粪,正准备往嘴里送一块饼却发现是一块牛粪,一连数日都是如此,他从内心感到了恐惧,也因此萎靡不振,整天如行尸走肉。

这天他径直向西山走去,这地方也是他经常来的地方,但他此时发觉自己走进了一个乱坟岗,到处都是裸露着棺材的坟头,恐怖至极,当他想走出去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方向,走到哪里都是乱坟,于是他跪地长嚎,我都是得罪谁了为何如此捉弄于我,这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中传来一阵穿透心骨的话语,孽畜,你作恶多端,无忠无孝,留你何用!我今天收了你,让你变为畜生,你好好修行,来日重新做人,于是只见一股青烟腾起,一只黄鼠狼向山上跑去,再也没有见到这小子了。

这时,一个仙女降落到曾经那只黄鼠狼升仙的地方,从洞里出来了另外一只黄鼠狼,小家伙转动着圆溜溜的眼睛,双脚直立望着仙女,仙女说,孩子,是时候了,你现在像人,就像刚才那个人一样,不过你要行善积德,好好修为,顿时这只黄鼠狼欢快的一笑,变成了张老头儿子的模样。仙女说,孩子,去吧,去替那孽畜照顾他爹娘,他们现在就是你的爹娘,等他修行好变成人后你再回来我带你迁升。

从此以后,村里家家户户都说张老头儿子变孝顺了,懂得与邻里相处,老两口也是笑在脸上,喜在心头,心理满满的都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