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给大家讲一个我外公给我讲的事。

大概还是80年代吧,我外公是一个戏团的,专门到每个乡下唱戏营生,当然,我外公是拉二胡。

有次他们那剧团接了一个活,那里很偏僻,交通也不便。当天唱到很晚,然后因为太黑,所以只有寄宿在当地村民那。

接引我外公的是一个瘦黑的老头,于是我外公和另一个人一起住在那老头家里。

当我外公一起房就感觉不对劲(我外公平时就对这方面比较敏感)因为这间房太豪华了既有电灯,还有梳妆台,电视等就像是新婚的房子一样。

按理来说这种主卧不能给外人用的,所以我外公就问了一下这房间是谁睡的。

那老头只是支支唔唔说是儿子和媳妇睡,但对儿子和媳妇的去向只字不提。

我外公虽然疑心,但也没办法,只得将就。但他将自己带的蚊帐挂了上去,起先,外公还在和另一个人聊天,但过了一会儿另一人就睡着了,但我外公却久久不能入眠。

过了很久,夜深了,在他刚要入睡时,突然一阵风将窗户吹开,然后一个浑身红装的女人飞了进来(没错,就是飞,也可能是飘)直接坐在梳装台上,梳头发。

(你们试想一下,大半夜一个女人飞进来梳头,你怕不怕?)

外公当时就吓得动不了,梳了大概十几分钟,这女人,不!女鬼竟问这个床跪拜。

每拜一下,那蚊帐就开一点,得亏我外公留了个心眼将帐子压在身下,不管她怎么拜,就是拜不开。直到鸡叫了,她就站了起来,用那五官模糊的脸盯着我外公,我外公心中发毛,但也强撑着,装睡。然后那女鬼就在原地消失了。

后来才知道,那新娘在生孩子时难产死亡,就死在这个屋。

这种鬼叫产房鬼,是特别凶的鬼,在当时特别忌讳,这老头不安好心,想找替死鬼,让他媳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