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有一青山村,周围青山绿水,村民自给自足,倒也是活得自在。

村里有一农夫,名唤李智,早年烧香拜佛不断,只求一儿半女,可如今年逾五十,膝下仍无子女,受尽了其他村民的冷嘲热讽,说他不是个男人。眼看着自己年龄越来越大,老两口身体也每况愈下,李智无奈叹气,对妻子生孩子已经绝望了。

这日,天朗气清,李智早早地给重病的妻子做好饭,便拿着锄头上山寻找药材,这也是无奈之举,家中一穷二白,药店的药材着实负担不起。

上个月的一场大雨,把上山的路冲垮了,李智只能另辟蹊径,从悬崖峭壁上往上爬,未行至一半,便已精疲力尽,可想着家里的妻子,李智咬咬牙,顾不上擦掉脸上的汗水,继续艰难地往上爬。

忽然,一条黑蛇沿着石壁飞速地超李智爬来,面露凶光,仿佛要把李智吞食入腹,这可吓坏了李智,身体因为紧张在发抖,他急忙用锄头砸过去,想把黑蛇吓跑,可黑蛇机灵的很,忽上忽下,直逼李智而来。

岂料李智脚下没注意,一下踩了个空!伴随他的一声惨叫,便从悬崖上掉了下去!那一刻,李智唯一牵挂的是重病的妻子,想到妻子无人照顾,李智流下了不舍的眼泪。李智命大,掉进了一个池塘,虽没摔死,却也骨骼受损,昏死了过去。只见池塘四周烟雾缭绕,绿树葱郁,百花盛开,仙鹤在上方飞翔,却不知,他的到来,吓坏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全身雪白,狐疑地望着李智,两只水灵灵的碧眼也不知在想什么,而后从嘴里吐出一口肉眼可见的白气,沿着李智的额头直入体内。

等李智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躺在熟悉的平坦小路上,难道自己没死吗?他仍记得自己掉在了一个水塘里,怎么在了这里?李智怀疑自己脑子被摔坏了。不过好歹小命还在,李智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便往家里走去。若是有旁人在,一定会大吃一惊,李智是吃了什么神丹妙药吗?瞧那健步如飞、气色红润的样子,像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哪里有50多岁的样子?李智自己也发现了不对劲,怎么一觉醒来,这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李智的妻子在家等的焦急,这下见李智回到家,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她也发现了李智的不对劲,大吃一惊:“你怎么出去一趟,人都变年轻了?”

李智摸了摸脑袋,憨厚地说:“啊?是嘛!可能是山里的空气好!”李智也不在意,说完便给妻子熬药去了。谁也没发现,漆黑的夜里,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躲在暗处观望,一双颇有灵气的眼睛盯着屋内的夫妻二人。第二天一大早,李智被妻子的惊呼声吓醒,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往屋外跑去,到了屋外一看,受惊吓的变成他了!

只见妻子的怀里抱着一个男婴,冰肌玉肤,不哭不闹,呵呵笑个不停。“我这一大早就在门口发现了这个孩子,造孽呀!这么冷的天把娃娃扔在外面!”妻子望着男婴,心疼的不行。

李智震惊之余,就纳闷了,谁家这么好看的娃娃不要,扔在自家门口?

在妻子的建议下,李智把男婴抱回了家,把自己都不舍得吃的肉拿出来熬了稀饭,见娃娃吃的津津有味,李智和妻子心里看着也高兴。后来,夫妇二人给男婴取了个名字,叫他李元。

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李元长成了二十岁的美男子,不仅主动帮李智夫妇做饭洗衣服,田里的重活也是李元在做,而李智妻子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好,一家三口虽然过得清贫,但是心里洋溢着幸福。

这一天,李元突然对李智夫妇说:“爹,娘,孩儿已经二十岁了,这一世孩儿欠你们的恩情已还,我要走了。”

说完,李元脚下烟雾升腾,一团白光将他笼罩,光芒万丈,待白光散去,一只雪白的狐狸一跃而起,往天上而去,消失在云层里。

李智夫妇见儿子变成了狐狸,先是震惊,而后悲痛万分,万般不舍。李智终于明白,李元本就是一只白狐,这么些年来原来一直在默默地报恩。那雪白的皮毛李智记忆犹新,四十年前,他上山砍柴,发现了一只受伤的白狐,把它带回了家,细心照料,等白狐的身体快要恢复的时候,它却消失不见了,李智夫妇寻找数日未果。谁又能想到,养了二十年的宝贝儿子竟然就是那只消失的小狐狸。

李智和妻子相互依偎着,望着升仙的白狐,他们既有不舍,也有祝福,那一刻,夫妻二人都情不自禁地留下了两行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