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来福是蒋家村的老人,今年六十五岁,住在蒋家村的村口。大伙都叫他蒋大。为什么叫他蒋大呢?因为蒋家村有两个蒋来福,另一个住在蒋家村山脚下,今年六十岁,村里人为了分辨二人,索性根据年纪大小,分别叫他们蒋大和蒋小。

有一天,蒋大和家人吃过晚饭,由于喝了点酒,觉得家里有点闷气,就搬了一把太师椅放在前院纳凉。一边还和小孙子嬉戏打闹。突然,蒋大觉得头一晕,眼前一片漆黑,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从太师椅跌落地上,失去了知觉。一旁的小孙子看到爷爷突然倒在地上,吓了一跳,就大哭起来,跑着进屋告诉父母,蒋大的儿子冲出门外一看,自己的父亲果然躺在地上。儿子扶起父亲,大声叫唤,父亲,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蒋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儿子发现父亲竟然没有了呼吸,他立即把蒋大平放在地上作胸外心脏挤压,人工呼吸,仍然于事无补。儿子流着泪,对这个变故猝不及防,虽然父亲蒋大患有高血压,但这刚才还嘻嘻哈哈的,怎么一下子人就没了。儿子将蒋大送到医院抢救,结果太晚了,医院也无能为力。医生初步判断是高血压引起的脑血栓。

家人们无奈接受了这个不幸,准备给蒋大办理丧事。一般农村都要将逝者的遗体在祠堂摆放二到三天,然后下葬,期间需要一些必要的超度。

第一天晚上,儿子和儿媳妇两人为蒋大守夜。那一天晚上下着雨,风也很大,电闪雷鸣。虽然将门关了一点,但蒋大棺材前的白蜡烛还是被风吹得闪烁不定。到了凌晨大概两点左右,儿子和儿媳已不自觉地坐在凳子上打盹。突然一个响雷,将两人惊醒,蒋大还是静静地躺在棺材中,他已经听不到了。大概过了一刻钟,儿子无意间看到父亲动了动手指,他站起来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一下,蒋大纹丝不动。儿子想,可能是自己太困了,眼睛花了,但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儿子不自觉地盯着父亲的手指,突然,蒋大的手指真得又动了一下,儿子吓得睡意全无,对妻子说,你有没有看到,父亲的手指动了一下。妻子瞪着眼睛看着惊慌失措的丈夫说,你不要胡说,怎么可能!你想吓死我啊!我怎么没有看见公公的手指动了。真的,我清楚地看到的。

不可能,你是不是眼花啦!正当两人你一言你一语的时候,突然听到棺材里发出一声很粗的喘息声,蒋大居然从棺材里坐起来了,睁着眼睛看看祠堂四周,看看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看看正坐在其中的棺材,满脸惊恐。儿子和儿媳妇瞬间被吓得失魂落魄,身子紧贴着墙目瞪口呆,以为蒋大诈尸了。蒋大从棺材里爬出来,说,幸好活过来了,差点成了替死鬼。

儿子和媳妇手足无措,只是愣愣的盯着蒋大。

蒋大坐在凳子上,说,不要怕,我活过来了,没有死!是他们搞错了。

儿子和媳妇觉得好像父亲并非诈尸,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离奇,一时难以接受。

儿子颤颤地问,父亲,你说什么搞错了?

蒋大叹了口气,将来龙去脉告诉了儿子和儿媳妇。原来,蒋大晕厥之后,被两个阴差拷了手链带到一个一片漆黑的地方,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其中一个阴差说,遭了,这下弄错了,不是这个蒋来福,这个蒋来福还有几年阳寿,得把他放回阳间。

两人听了事情的真相,觉得太不可思议。然后儿子放大了胆子,摸了摸父亲的手和脸,确实有了温度,而且还有了正常的呼吸。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第二天一早,蒋大起死回生的消息传遍整个村,当大家对此瞠目结舌的时候,又传来另一个消息,山脚下的蒋小,另一个蒋来福在夜里突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