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金老头,有一天一大早,就推着车子进镇上卖菜了,镇上那个菜场离村子大概骑个车子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到镇上的必经之路就是火葬场的后门!

因为卖菜要赶早,不是有个早市吗,所以到了早上九十点的样子,菜就卖完了,于是金老头就顺道到镇上的老朋友家去喝喝老酒,一直到晚上八点菜匆匆往家赶,一路上没什么异样的,就是感觉这一路好像走的没完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的样子!

这一路上不停的走不停地走,走到金老头很累了,因为还骑了个车,那车就是后面可以挂着两个大菜篓子的二八大杠自行车,终于坚持不住了,毕竟六十岁的人了。

走到路边一个小土坡子上,把车放放好,他下来蹲在那,从衬衫口袋里掏出包香烟,点了一支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纳闷怎么这路没个头了,这么长!直到那支香烟抽完,金老头突然眼前一亮,这一看不要紧,把他吓得两腿发软!

因为他站的地方不是回家的必经路,而是站在离村子还蛮远的白云山公墓群中,白花花的墓碑就在他的身旁环绕!真是见诡了,自己怎么会走到公墓中来的,何况那公墓还是有台阶的,一级一级的很高,他是怎么推着自行车上来的,连推着自行车下来都成问题!

而这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三点钟!也就是说离家半个小时的路程,现在他已经走了七个钟头!要不是那支烟,他也许还在那里兜圈…

在莲蓬诡话很著名的蜘蛛写的十宗罪,现在已经出版成书了,我还买了看的,其中最后一个案子讲的是南大分尸案,其中提到了一个在火葬场上班的驼子吃人肉倒卖人肉的事情,我看了后,并没有很吃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说的就是桃园村前面的那个火葬场,因为,十几年前确实是有这类事情的发生!

村子前面的那个镇上,也就是我之前写的金老头卖菜的那个镇,街上有一家卖肉包子的,每天那个队排的是里三层外三层的。

我婶婶说,他们村子的人都说那家卖的包子香!好吃!也许有人说了,把包子做香点还不简单嘛,搁点一滴香就是了,但是那个年代,还没有这种高级化工产品,所以做包子硬拼硬的就是料子和技术了,为什么他家的特别好吃,一直是个谜!

一直到火葬场被人举报,说是内部员工偷割尸体上的肉,是一家家属发现的,尸体不完整,我的天哪!这人的肉也是肉,跟猪肉一样,猪肉有猪油,人肉就有人油,那当然味道是与众不同的!

再后来,那家被封掉了,这些人的胆子真是大过天,也不怕有报应!这个事情当时是闹的沸沸扬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