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更半夜,一个人千万不要去荒郊野外,说不定就被缠上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夏天,去姑姑家玩,当时姑父没在家,不知道去哪了,姑姑也说不明白,只说去放鹅了,我只好自己去屯子外面找。

屯子三面都是玉米地,唯独东面有个很大的草场地,我就想去那看看有没有我姑父。我不光没看到人还出其的安静,能看到的大鹅、鸭子,它们都没叫唤。

我也没有在意,顺着弯弯曲曲的小河一直走,好不容易看到河对面有四个老头,戴着草帽,手里拿着赶鸭鹅的棍子,他们从始至终都没发现我在向他们走去。

等我注意脚下心里算计距离差不多了,在抬头时瞬间懵逼了,哪里有啥老头,哪里聊的热火朝天的。在我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有四个坟,墓碑位置正好是刚刚他们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