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两口为了躲避战乱,隐居深山里已经多年了,一直靠山为生,饿了就去打些猎物,渴了就喝山润的泉水,这么多年一直就这样过来了。

这年冬天,大雪一直下个不停,把山路都封死了,山里连一只动物的影子也看不到,眼瞅着都大年三十儿了,可锅里还是空荡荡的,连个年货也没有,这么下去也不行啊

“我去山上看看,有没有野鸡什么的“老赵一边对媳妇说,一边拿起弓弩出门去了

快黑天时候,老赵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野兔“这雪下的太大了,山里啥都看不见,辛亏有一只兔子估计饿的出来找吃的,正好被我逮到,你快去做饭吧”

媳妇一看有吃的了,赶快接过兔子,扒皮,去毛,烧水准备炖兔子,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当当当,当当当”

这个时候谁会来呢?再说这深山方圆几十里都没人家,老赵觉得不对劲,顺手拿起弓弩,来到门口问道“外面是谁啊”

“我是你姐姐啊,快开门”

老赵趴着门缝往外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姐姐,手里还牵着一头毛驴,老赵开开门把姐姐迎进屋里

“姐,你怎么来了?”老赵问道

“我一看这大雪下的也停不了了,我就想你们现在肯定没吃的了,这也过年了,我给你们送头毛驴当年货”他姐姐继续说“对了,你们今天是不是逮了一直兔子?要不把兔子给我吧,我拿回家,我还没吃过兔子肉嘞”

老赵门头一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姐姐怎么知道我逮了兔子?再者说,姐姐家的镇上离山里有七十多里,就是走路也得半天,更何况大雪已经封了山路,姐姐是怎么来的?

这时老赵的老婆一听赶紧说“好啊,正好快炖熟了,咱们一起吃吧”说完就去开锅,一阵香味扑鼻,她忍不住先用手拿起一块肉放到嘴里,可刚嚼了几下,她就一下吐了出来,并用手使劲的掐脖子,好像什么东西卡住了脖子似得,喘不上气来,难受的她一直在地上打滚,而这时候老赵也不知所措了,他的姐姐却一动不动的看着锅里,嘴里默默的念着“儿子啊,我的儿子啊”

老赵终于忍不住了,拿起弓弩对准她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你是谁?你赶紧走,不走我就打死你了”

她缓缓转过身对老赵说“你们杀死了我的儿子,我要报仇,你们也别想活!”然后向他扑来,老赵见事不好,手上的弓一松,一只箭射了出去,正好射在肚子上,那东西顺势倒地,弹了几下腿不动了,死了,然后尸体突然冒出一阵青烟,等到烟雾散去后,老赵看到地上躺着一只兔子,一只箭正插在它肚子里,这哪里是自己的姐姐,原来是一只兔子精来要自己的儿子了,他开门去看看看院子里那头毛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一切都是这只兔子精变化出来来要儿子的老赵突然想起了自己媳妇还没救过来,怎么弄呢?这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去找了一根铁丝,做成了一个小勾子,张开媳妇的嘴,用钩子在嘴里勾,勾了一下,便勾出来几根免子毛,他就继续勾,兔子毛越来越多一直勾不出为止,这时候他媳妇也醒了,看着地上的兔子毛有一斤多,媳妇都吓傻了,老赵说“咱们杀死了她的儿子他今晚找咱们报仇来了,辛亏出了破绽,咱们才躲过一劫”

老赵第二天把弓弩烧了,他再也不打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