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间有个叫湖岭的小山村,村里几乎与外界没有什么联系,整个村子就靠劳作维持生活,可以说是真正的自给自足。

村里有个叫牛老头的,家里有个闺女,叫丁香芳龄20,长得那叫一个标致,来说媒和提亲的人都快把牛老头家的门槛给踩破了,可是牛老头一个也看不上,因为牛家没有儿子,牛老头想招个上门女婿,可是条件好的不乐意,条件差的他看不上,结果这事儿就这么拖着了。

牛老头家住在山下,牛老汉家里种了不少的葡萄秧子,他就在院子里搭了葡萄架,夏天在葡萄架子下面乘凉,吃葡萄,不得不说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今年,夏天刚过,牛老汉的闺女生病了,一吃东西就吐,有时候不吃也一直吐,牛老头赶紧找了郎中,结果可把牛老头给气坏了,这郎中居然说丁香怀孕了,牛老头差点动手打人,没办法只好又去外面请了个郎中过来,结果还是一样,这下没办法了,丁香更是委屈的不行,牛老头气的白发都多了不少。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没办法,只好尽快给闺女张罗着成家了,牛老头和老伴儿商量了一下,找了邻村的一个光棍,家里六个兄弟,穷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媳妇,牛老头找人上门取招女婿,那家伙乐意的很,选了个日子,就把女婿迎进了门。

一晃,半年过去了,丁香就临盆了,接生婆还没到,孩子就生了下来,可是这孩子也太怪了,就是个肉团,牛老头的女婿第二天就悄悄的走了,牛老头本来准备把肉团给埋了算了,可是丁香心善,觉得好歹也是条生命,让牛老头找出棉被,包好放到了离家不远的草丛,由它去吧,第二天那肉团就消失了。

丁香自从出了事,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也不知道时不时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来报应,可是和谁解释,别人才能相信呢,后来就再也没有找下家的意思,一心陪着父母。

日子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在家照顾父母,下田努力干活,可是岁月不饶人,父母先后都走了,父母放心不下她,本想趁着他们在,给丁香找户人家,可是最终没能实现。

父母走了以后,村里很多和牛家交好的人,都帮忙给丁香张罗婚事,可是丁香根本就没那个心思,全都拒绝了。

后来慢慢的,大家也知道丁香的心思,就没有再给她张罗这事儿,其实自从二老去世,丁香每天的生活就更简单了,干活,吃饭,睡觉,除了有些无聊,过得也还不错。也许是老天爷看她可怜,只要是她种的庄稼,长得总比别人家好,哪怕是天气干旱,也比别人家好出太多。

后来丁香年纪慢慢大了,村里年轻人见她自己·个人,就经常过来帮她干些重活。多年过去了,这年夏天,丁香走了。按照风俗,邻居们把她的棺木停在家里,由她的本家派人守灵,三天以后下葬。

到了出殡那天,天气很好,村里来了不少人,都是来送丁香走的,当准备合棺的时候,天气突然变了,乌云蔽日,大风呼啸,大家都愣住了,就在这时,一阵索索的声音传来,只见从山上跑下来一条巨蛇,这巨蛇出奇的大,吓得村里人就往家里跑。

等了好长时间,胆子大的才偷偷的张望,只见那巨蛇就盘在丁香的棺材旁边,对着丁香的尸体嘶嘶的叫着,这时候老人们终于想起了发生在丁香身上的怪事儿,也就不那么害怕了,慢慢的从屋里出来不少

后来一个老太太大着胆子说道:“你娘她走了,你是她的孩子,她应该知道你来过了,我们知道你是想来送送你娘,可是大家都害怕你,所以没法给你娘出殡,你放心的回去,我们大家会把她的后事办好的。

那巨蛇好像听懂了老太太说的话,冲着她点了下头,就转身回山了,蛇一走,乌云也散了,大家赶紧张罗起来,把丁香安葬好。葬好以后,据说第二天,丁香的坟地周围就围满了蛇,整整三天,蛇群才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