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东西怎么说?我讲点我的真实故事。我四十五岁了,我自第一件事发生后,就一直在探寻,终无结果。今述于下,诚望指点迷津。

一、

那年我五岁。

是一个夏末秋初的夜晚,天气很好,我记不起有没有月亮。大约晚十一点左右,我和大哥烧洗脚水,同时烧两个嫩包谷,包谷好了,水也热了,大哥去拿洗脸洗脚盆,留我一人在灶前,我把玩着包谷,等冷了就吃。忽然见地下钻出一似人非人的怪物向我扑来,我叫了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时,父亲和大哥正在将我递梯子(又叫钻云梯),我说:我自己钻。于是把九空梯子钻了,然后又推反磨。我坐在大磨上,父亲和大哥将大磨沿传统的逆向—-即顺时针方向推了七七四十九圈。我无事般洗洗睡了。

递梯子推反磨是祖上传承下来的驱邪方法,很有效,老家的人都会。

后来在那屋子又发生过两起,都是在我弟弟身上,一个死了,一个没死。(发后有机会再告诉大家)

二、

我家离生产队的仓库有一华里地,在这一华里之间有一个所在,具说常闹鬼(以后闹过一次大的,不是我亲历,暂打着),而且让我经历了一回。

那时是大集体,农民们白天收包谷,晚上开会并剥包谷。

这一天,生产队的牛摔死了一条(虽然各家各户饲养,但仍是集体财产)。多久没肉吃了,谗,巴不得早点分了拿回家打打牙祭。

跟着母亲到了仓库,熬到两点过,同母亲提着分得的牛肉,兴高采烈往家走。虽没下雨,但也没有星星和朋亮,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月牙。买不起电筒,赶夜路全靠火把。我提肉,母亲打火把,来到那个去处—-没有风,没有雨,本来熊熊的火把,一下灰飞烟灭,瞬间只剩下一厘米长的一个火节。母亲念念有词,前面不知说的什么,最后一句我听的真切,她说:”保佑这火把到李X香外边,我回家就给你泼水饭。”说也怪,母亲话毕,就那一点点火节,居然慢慢燃了起来。

离李X香家约两百步,刷刷刷,火把就熄灭了。母亲喊李X香来接我们,李拿了一盏煤油灯把我们母子照到她家,我们即借灯回到了家。

回家后母亲不敢怠慢,忙泼了水饭。

三、

七九年,我高中毕业了,大学考起没上,复读。

腊月,到同学罗X华(现在是我老家中心校教务主任)家,准备第二天到县城。走山路约二十五公里,次日早三点起程,沿花蛇沟上行,一路上讲些神鬼故事和当地传闻,到一个地方,罗叫我不要说话了。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不能说的。”

我说:“我们都是新时期有文化的人,还信神信鬼啊?”

他被逼不过,只好说了,他说:“这里叫叫化子岩腔,解放前有一女子是麻疯病人,村里人怕传染,就将她刁了脚筋放在这岩腔里,活活饿死了,阴魂不散,现在还常出来害人。”

于是两人急速走了。

到了县城,他感到左脚脚底生痛。

我说:“没事,走了这么多路,累的。”

他说:“象是抽了脚筋一样。”

于是与他回走,开始还能慢慢地走,后来一点都走不动了,我只好背着他回了家。

回家后找赤脚医生看,不红不肿,没检查出问题,但他却越发痛的历害了。

他母亲问:“早上你们说过什么没有,特别是在那个地方。”罗便老实说了。

他母亲听了,进厨房忙乎一阵又到屋外忙碌一阵,问罗好点没有,罗说没感觉了,在屋里走几圈,全然好了。

以上经历,我探寻多年,也问过老师医生,但解释都牵强附会,成为我四十多年的一个迷,今上网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