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润流村因为交通不便,社员群众的生活都不富裕。自从山上的核桃山楂挂果后,队里就委派张树林管理村南的山林,一直到村集体解散,张树林都是涧流村的护林员。

张树林这人办事认真,为人正直随和,村干部信任他,村里的老少爷们也都信服他。

润流村村实行了生产责任制,耕地全部包产到户,村南的那片山林就承包给了村里原来的护林员张树林。

承包山林后,为了不耽误干活,张树林就和老伴搬到了山上,吃住也不用回家了,这样就能节省不少时间,还方便了很多,真的是一举两得。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夏天,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暴雨不期而至,半山腰的那条石堰被冲垮了一大截子,这给张树林老两口额外增加了不少劳动量。儿子儿媳怕两位老人着急上火,他俩也放下手里的活计,上山帮工,砌垒石堰。被冲垮的那条石堰就在张树林老两口居住的石屋东边,刚开始动工,张树林突然发现一块大石头底下压住了两只黄鼠狼,被压住的黄鼠狼已奄一息,生命垂危。

见此情景,张树林赶紧招呼儿子过来帮忙,轻轻挪开压住黄鼠狼的石头,救出了那两只黄鼠狼。看看受伤的那两只黄鼠狼,张树林摆下手里的活,赶忙把两只黄鼠狼送回石屋,喂了一点水,又喂了两个鸡蛋。

救助黄鼠狼耽误了干活,还把自家养的鸡蛋喂了黄鼠狼,张树林的老伴很生气,跟他闹了好几天别扭。他的儿子也抱怨张树林不知紧忙,瞎祸害东西。自己都舍不得吃鸡蛋,竟拿鸡蛋去喂黄鼠狼。

也就三五天的工夫,那两只黄鼠狼恢复了体力,张树林就把它俩放归了山林。

从那以后,山上的一切都很正常,连续好几年,核桃和山楂都获得了好收成。

一九九八年初秋的一天傍晚,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到了半夜的时候,风雨才停息,张树林担心这场大风会毁坏果树,就拿着手电到近前的几棵果树下转了一圈,发现地上并没有落果,他才放心。看看空中,蔚蓝深邃的空中又群星闪烁,已雨过天晴了。担心了半宿的张树林老两口心里总算踏实了,他俩熄灭马灯刚要休息,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疹人的哀鸣声,一声比一声紧,一声比一声凄厉。

猛然听到这样怪异的叫声,张树林的老伴吓得浑身发抖,大气都不敢喘。张树林虽然知道这是黄皮子的叫声,可他也疹的头皮发麻,他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凄厉悲哀的鸣叫声。

大约过了两分钟,那凄厉的叫声戛然而止,张树林老两口心里刚松了一口气,门外突然传来了咯吱咯吱的挠门声,声音很大,还有伴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叫声。

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张树林觉得蹊跷,他虽然有些害怕,还是硬着头皮披上衣裳,让他老伴拿着手电,两个人相互壮着胆打开了了房门。

张树林老两口刚走出房门,忽听不远处又传来了黄皮子的哀嚎。张树林怀疑黄皮子又被石头压住了,他接过老伴手里的手电筒就往石堰那边跑,他老伴紧随其后。

跑到石堰那边用手电一照,石堰完好无损,没有垮塌的地方,黄皮子的叫声也听不见了。张树林又拿手电往周围照了照,确定没什么异常,他和老伴刚要往回走,只听轰隆一声响,他们居住的那间石屋突然坍塌。原来是石屋上方的山头滑坡,推倒了石屋,山头滚下的飞石差点没砸着张树林两口子。看看眼前的一切,他俩吓的腿都软了。

事后,张树林把这个事情讲给村里人听,大伙都说黄皮子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正是因为以前张树林救过两只黄皮子,黄皮子知恩图报,才救了张树林两口子的命。要不然,他两口子也就一命呜呼了。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村里人还时常谈起这件事。正是因为这件事,涧流村的村民没有人再捕杀过黄皮子。山上虽然经常见到黄皮子,可黄皮子从不进村骚扰村民,更没听说谁家的鸡鸭生灵被黄皮子咬死过。

这件事我虽没亲身经历,也不敢断定事情的真假。但有一点我相信,善良的人都有好报。